胀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胀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用工荒多元新特点调查

发布时间:2020-07-13 17:31:14 阅读: 来源:胀套厂家

编者按 “用工荒”的常态化,似乎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虽说“年年招工年年荒”,然而在国内产业结构调整、国际订单城市化进程加剧以及社会心态的变迁等等诸多合力的作用之下,“用工荒”所体现出来的特点也在真实地发生着变化。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新华社记者多方调研取证之下,一个更加立体的“用工荒”图景正在逐渐变得清晰……

“用工荒”常态化:劳动力“无限供应时代”落幕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等人的研究表明,自2004年以来,中国每年新增就业人口的净增长量都低于新增加的劳动力需求量,且随着时间推移,两者之间差距逐步扩大。当下愈演愈烈的“工荒”更是警醒:中国劳动力无限供应的时代已经过去。

“我们不是春节之后才缺少工人,而是一年到头都不够。”从事婴童用品销售的上海雅科工贸有限公司负责人柯志坚告诉记者。迫于“招工难”,他已将部分业务外包给外省市企业,并将上海的工人从200多人减少到80人左右。

从2003年初露苗头至今,我国的““用工荒””已持续十年,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新华视点”与工众网的联合调查显示,全国有26.1%的被访农民工表示,所在单位经常有“用工荒”。以浙江省德清县为例,当地数据显示,该县现有6000多家企业,每年常态化用工缺口约1万人。

据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介绍,根据春节前调研和节后员工返岗监测,预计企业用工缺口短期内将比较突出,缺口峰值可能达80至100万人次,其中广州市用工缺口将达11万多人次,深圳和东莞市用工缺口最高将分别达到30万人次。

浙江泰普森公司是国内最大的户外休闲用品制造商之一,公司经理王小奇对劳动力市场的变化记忆深刻:“2004年以前招工不是什么难事,当时我们选工人,年龄、身高、相貌,甚至还有体能测试。现在变成了工人选工厂,他们不仅看重经济收入,也关心福利水平和生产环境,以及管理人员对待员工的态度。”

东莞万仕达有限公司去年营业总额为61亿元,对工人的需求量较大。公司副总经理林勇龙告诉记者,今年公司招工量锐减40%多,以前每天可以招400个,现在每天200个都招不到,目前公司只好以80%的产能保持运转。

来自国内著名品牌浙江天堂伞实业公司的生产厂长吴萌告诉记者,公司采取了鼓励工人老乡带老乡的方法,老工人每带来一名新工人,只要工作满半年以上,就奖励老工人300元,特殊工种奖励500元。企业在招工方面的花费,每年以10-20%的速度上升。

“企业原来愁订单,现在更愁招工,”吴萌说。为此,公司还增加了对管理层在员工忠诚度方面的考核。如果招进厂的工人不到半年就离开了,说明厂长的业务能力有待提高,考核就受影响。

种种迹象表明,当前的用工市场正在向卖方转变,劳动力资源越来越像土地资源一样珍贵。(半月谈网/记者 徐寿松 李柯勇 叶锋 周楠 欧甸丘 秦亚洲)

“短工化”趋势:高流动性的“工漂”

三年时间,七个城市,十份工作——这是来自安徽省宿州市灵璧县的90后农民工魏胜一的打工“履历”。“这根本不是打工,更像是旅游!”魏胜一的家人这样评价他。高中毕业后出门打工这三年来,他足迹遍及广州、深圳、宁波、萧山、上海、合肥、泉州等全国各地打工,从事的十个工作中,横跨制造业、零售业、餐饮业等多个行业。最长的一段工作时间不到5个月,最短的只有一星期。

中国社科院劳动与人力资本研究室主任都阳认为,新生代农民工流动性高,除了他们受教育程度较高、职业期望值比父辈高外,也与当前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关系变化有关。正是由于劳动力资源短缺的问题越来越明显,新生代农民工就业时有了更多的选择,导致其更换工作的频率加快。

更多就业选择,并不意味着更多收入。魏胜一说,他没赚到什么钱,这两年不仅没给家里寄钱,反而要父母贴补了他两万多元的路费和生活费用。

虽然赚不到钱,但“工漂族”的花费可不少。魏胜一说,他喜欢玩网络游戏和聊天,经常和老乡相约在网吧里玩通宵,“除吃喝外,生活费用主要是上网费用和通讯费用,手机差不多每半年换一次”。

看似“潇洒”,其实无奈。一方面,“年轻气盛”的他们不甘心安于现状,对收入的不满让他们不断寻找新的机会。另一方面,限于自身条件和就业岗位的低层次,其提高收入的愿望面临现实困境。“新华视点”栏目和工众网的问卷调查显示,在以新生代农民工群体为主的调查对象中,有近四分之三的农民工去年净收入不超过两万元,有23.4%的人对工作表示“不满意”,但绝大多数的人今年依然选择在外打工。

新生代农民工就业的“短工化”已经成为当前“招工难”一个重要原因,调查显示,被访农民工中,30岁以下占69.7%;38.2%的人在最近单位工作时间少于一年,25.8%为1-2年,仅有17.4%的人超过4年。

清华大学“农民工就业趋势研究”课题组的最新研究结果也显示,1980年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其上一份工作的时间、每份工作的平均时间等均明显短于上一代农民工,其职业“高流动性”、“高脆弱性”十分明显。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和工众网8日联合发布的《农民工“短工化”就业趋势研究报告》显示,“短工化”已成为当前农民工就业一个相当普遍的趋势,66%的农民工更换过工作,25%的人在近7个月内更换了工作,50%的人在近1.8年内更换了工作;农民工平均每份工作的持续时间为2年,两份工作的时间间隔约为半年多。

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乔健认为,短工化可以进一步讲成是临时工化,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企业为了节省用工成本,对临时工依赖越来越强。在经济低速发展时期,灵活雇佣的方式大量被使用,比如2008年以前北京市劳务派遣工不到8万人,去年年底激增到60万人。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佟新说,现在企业用工成本很高,为了防范风险,几乎所有企业都会选择劳务派遣工,万一订单不够就裁员,裁员风险可以由劳务派遣公司承担。(综合《经济参考报》及“新华视点”相关报道)

蚌埠订做职业装

广汉订做职业装

莆田订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