胀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胀套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周德文大量小微银行才是中小企业资金池

发布时间:2020-03-26 16:29:36 阅读: 来源:胀套厂家

每经实习记者 王珊珊 发自北京

刚刚送走了一批企业负责人,周德文略带倦意。作为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的他,这段时间成了大忙人。

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每天都有企业往我办公室跑,半天时间,就接待了7批企业,有6批是贷款的问题。”这种的情况从过了年就开始了,一次就来十几,二十多个。“虽然去年情况也不好,目前也还没有调研数据,但未来几个月会更加严重,(希望)不要跟2011年一样,等到企业大量跑路了,才来正视问题的严重。”周德文语气凝重说道。

一季度,因民间借贷危机、资金链断裂等原因,温州知名鞋企奥古斯都鞋业等多家企业接踵破产整顿。记者了解到,类似这样的“植物人”企业高达上万家。同时,眼镜、服装等温州支柱行业企业也都在萎缩。

银行对中小企业惜贷

“一直以来,从紧的货币政策,再加上2011年温州出现的民间借贷危机,造成了银行不良贷款率直线上升,银行也出现了‘钱荒’,在此情况下,银行唯一能做的就是压缩企业贷款规模,进而出现了严重的抽贷,压贷现象,中小企业资金链由此断裂。”周德文说。

“6月的流动性紧张在未来一定会波及到中小企业,二季度中小企业的营业状况肯定会弱于一季度。”在近日的一次会议上,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张竞强认为,由于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一直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一旦资金市场偏紧,对中小企业的投资活动也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

不过,在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看来,这是常见现象。

国内每当信贷收紧或流动性偏紧时,往往会有一部分信贷需求是得不到满足的,商业银行对国有大型企业、大型民营企业、背后有政府支持的平台公司等大客户比较重视,这些大型企业通常除了信贷业务以外,还有放债结算等业务,但民营小微企业比较弱。

“银行一直对中小企业都比较惜贷。”在前述会议上,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会长李子彬认为,银行天生逐利而生,要考察贷款对象的资产安全、效益和流动,而中小企业本身确实存在一定风险。

“目前,全国仅有三分之一的中小企业能通过银行获得贷款。”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也在前述会议上说。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全国小微企业人民币贷款余额12.25万亿,占全部企业贷款的28.6%。央行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全国新增小微企业贷款1.03万亿元,占全部新增企业贷款的42.6%,较去年同期提高9.9个百分点;其中,6月当月新增小微企业贷款2190.56亿元,较上月末多增814.07亿元。

成思危表示,目前从事实体经济的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依然很高。以温州地区情况来看,有调研显示,当地只有10%的中小企业能向银行借到钱,同时借贷成本还可能包含了咨询费、贷款利率上浮和返存贷款等隐形条件。

银企关系频现危机

“目前,不仅借不上钱,即使借到了,利息也居高不下。企业没办法承受这么高的利息。当地的金融机构,面对目前的困境,要研讨应对之策。银行如果像现在这样,不管企业信用好坏,抽贷压贷继续下去,会造成恶性循环,银企关系会彻底破裂。”周德文表示。

连平分析,受结构和总量问题共同影响,企业贷款成本高。中国始终存在一个结构问题,在整个流动性偏紧时,由于金融平台和房地产领域可提供较高的回报,我们就会看到1~4月新增的非社会融资中,70%是流向了金融平台和房地产机构,小微企业没有高回报率,通常针对小企业贷款都会上浮利率,而且上浮比较多,贷款成本就高。

“我每天最怕接的电话,就是企业家问我,贷款到期到底还不还?我不知道如何作答。如果我建议他最好不要还,否则银行就会抽贷,这等于让企业家失信;如果我以信用之名劝导其还贷,他还贷后可能再也无法获得新贷款。不仅银行与企业互不信任,就连企业与企业之间的信任基础,也在不断削弱。”周德文认为,危机所带来的损失远不止经济伤害,更重要的是温州信用体系的削弱,企业与融资机构的信用度越来越低,银行不相信企业,企业也同样不相信银行。

根据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一季度,温州市不良贷款率为3.79%,个别银行甚至一度突破8%,远远高于全国银行业的平均不良贷款率。

对于银行,在效益与防风险的权衡中,天平往往会向后者倾斜,银行选择从产生风险敞口地区抽贷、压贷。由于规模小、资金链相对薄弱、缺乏抵押品、财务报表不完善等先天不足,小微企业显然不是大银行、大金融机构的优质客户。现在中国的金融机构依然以四大国有银行为主,而四大国有银行80%的贷款对象都属于国有企业,绝大部分的民营企业尤其中小企业无法从现有的金融体制取得资金的支持。

小微银行更适合中小企业

在中国社科院结构金融研究室主任殷剑锋看来,上述现象是稳增长和调结构对立造成的。稳增长和调结构必须同时兼顾,只有经济平稳增长了,经济结构才可能调整,怎么做到呢?核心是降低金融风险,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规模需要控制,降低高负债主体的负债。不过不能都去打压:为了降金融风险的杠杆,而打压贷款,杠杆率(债务收入比)会下降。但如果钱控制得过紧,债务下降了,收入下降得却更快,那么杠杆率反而会更高,更加危险。

为此,他建议目前总体应该维持过去的信贷规模,如果切断了,则意味着以前的投资,立刻会变成不良贷款。特别是地方政府融资规模,不能再扩张了,在此过程中,先稳定一切,保持合理的增长速度,才能将杠杆率降下来。

周德文认为,大量小微银行才是中小企业的资金池,才能满足中小企业金融服务的需求。小微银行资金规模小,无力驾驭大项目,中小企业是他们的最佳服务对象。小微银行多为区域性的,比大银行更能掌握当地企业的信用与经营状况,从而保证信贷的成功率。

“我们的金融体系中缺少一块——小型民营商业银行,所谓的社区银行,他所做的贷款金额不会超过百万。定位很清晰,专为小企业服务,做零售贷款和按揭贷款,在当地吸收存款,发放贷款。”连平也认为,“这样门当户对,客户定义比较吻合的一种体系,一旦形成,就会使得一大批这样的小型银行,专门为小微企业服务,这部分资金也不会轻易游离到其他领域。”

白癜风应该如何进行治疗呢

洛阳青少年白斑怎么治为何白癜风更偏爱学生党

甲癣症状特点具体是哪些

白癜风这样诊疗更好更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