胀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胀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学性教育书脱销宋明理学是如何谈性的

发布时间:2021-01-21 18:34:26 阅读: 来源:胀套厂家

几天前,杭州一名二年级孩子的妈妈在微博上吐槽学校发放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称教材尺度太大,并晒出介绍生殖器的图片。后来被营销号一传播,微博上都在“声讨”这本“黄暴”的小学生性教育读本。

家长看到这些图,可谓是吓得的一身冷汗,如此直白露骨仿佛一下子就触碰到了家长们的敏感神经。而这本书像镜子一样映照着一张张吃惊的脸,“小孩子怎么能看这些呢?”“现在小学二年级就开始学习了吗?这本书这样编辑真的好吗?确定这学校里发的不是一本假书?”

其实课题组也有回应,越小接触性教育的孩子,在学习过程中显得越坦然:“我们给一年级孩子上课的时候,就教他们认识生殖器官,而孩子们就会像认识别的人体器官一样看待生殖器官。但是我们给五年级的孩子上课的时候,就会有女孩子不好意思,然后男孩子在偷偷窃笑。”

现在很多新闻出现了小孩子被性侵,因为害怕不敢跟家长说,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当一个身体器官的科学名称都不能从大家嘴里说出来,这个器官的结构和功能能得到正确的描述吗?能够得到很好的尊重和保护吗?当一个孩子遭受性侵害,他连什么地方被触摸都描述不清楚,如何得到有效保护?”对于这次被网友广泛关注的二年级“身体发育”单元中“我从哪里来”的内容,五年级“性别与权利”单元“预防儿童性侵害”主题中的内容,课题组认为,我们希望性知识能和其它科学知识一样,被自然、准确地传递给儿童,让儿童感觉到认识阴茎、阴囊、阴道、子宫等生殖器官,跟认识身体的其它器官一样,懂得这些器官很重要,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这些悲剧之所以出现不可挽回的后果,正因为在悲剧开始之初,当事人是处于无知的状态。

家长或者一些思想不纯的网友,小时候没有受到性教育。回顾过往,他们在父母、学校和社会那里,鲜少能接受性健康指导。编编记得上高中的时候看到新闻中性病的这个词,就问一旁的老妈:“什么是性病。”老妈支吾的告诉我:“性病就是跟一种感冒的差不多的病。”现在想想这是一个多么幼稚的行为,之前还有网友截图不完整,刻意的去炒作煽风点火。

得知校方要收回那本那本《儿童性教育读本》,真的整个人都气得发抖。一个团队和一小撮人,做了大量的文献研究工作,九年的教学试验,踏踏实实千辛万苦迈出了一步,就这样被那群顽固愚昧的家长和段子手给毁了。

然而很可惜,家长们的“惊恐”把这本书从孩子的课桌拿走了。正如《环球时报》评论,中国孩子终于有了一本令人骄傲的性教育教材,却被我们糟蹋了。

宋明理学

宋朝理学是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成为此后800年间影响古代中国社会生活的一种重要精神力量。其关于性爱的主要内容有:

男女大防。“男女授受不亲”是其基本的规范。其实质就是防止男女自由交往、自由恋爱和自由成婚,并形成了两性间疏离、隔绝的心理。于是,就有了“垂帐诊脉”之法,也有了五代时的“寡妇断臂”和元代“乳病不医”的故事。在当时的人们看来,体肤被男人看见,就是被玷污,为此可以付出生命的代价。

女子贞节。“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是宋朝著名理学家程颐提出的论调,后经理学集大成者朱熹倡导和朝廷的肯定宣扬,于是贞节观在社会上开始泛滥。在清人修明史的时候,发现的节烈传记“不下万余人”,其中死得最为惨烈的竟有308人。

存天理、灭人欲。程朱理学努力追求的是对人的精神控制,达到禁绝人的欲望,从而达到稳定社会秩序的目的。所以在当时,人的性需要处于空前压抑和禁锢的状态,女子所受的压迫和束缚达到极限,人性严重被扭曲。

理学如何兴起

理学兴起是在宋朝。始作俑者是周敦颐,发扬光大的是程颐、程颢兄弟,集大成者是朱熹。他们理论的中心是“灭人欲,存天理”。他们把“天理”与“人欲”对立起来。男女之情、衣食住行之欲,他们都要“灭”。其实“人欲”就是“天理”。欧洲从14世纪到17世纪,掀起过文艺复兴运动,产生了但丁、薄加丘、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菲尔等杰出人物。之后,又有过第二次文艺复兴式的启蒙运动,产生了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狄德罗等思想家。他们的中心思想是人文主义。主张“人乃万物之本”,反对桎梏人性的封建特权和神权。主张民主、科学、自由、平等、个性解放。“人欲”不但不能“灭”,而且要释放。可见宋代的理学,是逆历史而动的东西。正因为理学为巩固封建制度服务,为封建统治者欣赏、提倡,朱熹因而成为中国古代史上,与孔子、董仲舒同为最有影响力的三个思想家。

理学巩固封建秩序,提倡“君臣、父子、夫妻”等的“三纲五常”。被统治者及妇女深受其害。比如从汉到宋妇女都可以改嫁,理学则认为妇女要“从一而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不知坑害了多少妇女。饮食男女、衣食住行、喜怒哀乐,都是人的本性,也就是“人性”,如何能“灭”?“灭”就是违反自然规律、违反天理!朱熹的反对者们,当时就称理学为“伪学”。

理学的虚伪性当时就显露了出来。

朱熹为打倒他的政敌、太守唐仲友,就说唐仲友与妓女严蕊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当时与妓女来往本不算什么回事,苏东坡在诗题中公然写有《携妓乐游张山人园》等,但到朱熹手中成了一大罪状。他把严蕊抓起来,酷刑拷打,要她招认。谁知严蕊虽为风尘女子,娇生惯养,但是大气凛然,不屈不认,朱熹只得把她放了。此事在当时弄得满城风雨。

朱熹要别人“灭人欲”,自己则放纵。1196年监察御史沈继祖上书揭露朱熹:他霸占别人财产;挖人家的坟墓葬自己的母亲;他引诱两个尼姑做自己的小妾,做官时还把她们带在身边;他要别人“从一而终”,而他的大儿媳死了丈夫,却又不明不白怀了孕;他的几个儿子偷人家的牛,杀了吃肉;他办书院讲学,专收富家子弟,多要束脩(学费);他收贿赂,一年好几万两……这充分说明了他的言行不一,虚伪欺骗。从他之后的几百年里,理学一直是吃人的———鲁迅斥之为“吃人的礼教”。

理学灭别人之人欲不灭自己的人欲,灭黎民百姓之人欲不灭帝王将相之人欲。皇帝后宫,佳丽几千人,宋徽宗还不满足,又与妓女李师师有染,宋理宗与妓女唐安安有染。朱熹则认为理学只管下不管上。

有人责问过程颐、程颢:女子不准再嫁,男子为什么可以再娶?二程是朱熹的老师,回答说:“大夫以上至于皇帝,自有嫔妃妾小,不需要再娶。大夫以下,为了侍奉公婆及主持家内事务,也可再娶的。”原来,理学是不禁当官的“人欲”的。朱熹在福建同安县当主簿时,他下令妇女要用花布兜面,只留小孔看路。他要妇女在鞋底安上木头,一走路有响声,便于觉察,以防“私奔”。他防的只是底层老百姓的“人欲”。

猎魔战纪手机版

全求彩票app

热血传说下载

三国挂机传奇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