胀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胀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好好照顾我的孩子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7:33 阅读: 来源:胀套厂家

“恭喜你,你怀孕了。”护士拿着检查表用着欣喜的口吻对婷婷宣布着。

可是,听到这个消息的婷婷只觉得有一个闷雷在自己的脑子里炸开了,一阵眩晕向她袭来,“我怀孕了……我居然怀孕了……”婷婷喃喃自语,完全忽略了护士接下来对她说的种种有关怀孕的注意事项。

从医院出来的婷婷六神无主的回到了学校里,书包里的那张检查表现在犹如千金般的重,压得她一直在宿舍楼下踱步不前,她不知道要怎么告诉自己的父母,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威浩会不会接受这个孩子。

威浩是婷婷的男朋友,两人同是S大的学生,虽然交往了一年,现在肚子里面突然多了个小生命,她们又会怎么想。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来点显示是威浩的,“喂……”婷婷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弱。

“听说你今天去医院了,怎么了么?现在怎么样了?”威浩用着洋洋洒洒的声音,把这么一句话讲的漠不关心。

“你在哪里?……我……我想跟你见面,我有东西要给你……”婷婷鼓起勇气对威浩说道。

威浩那边沉默了。隔了5秒后说“好,老地方见面”

当婷婷来到教学楼后的树林里时,威浩已经在那里等她了,在威浩身边的树下有几个还在微微冒着青烟的烟头,婷婷皱了皱眉头,她好像不能接受这种味道了。

“有什么要给我的吗?快点吧,我待会还有约。”威浩不耐烦的说。

婷婷看了看他一眼,便把检查表递给了威浩,“这是我今天去医院检查的检查结果。”

威浩看都不看就把婷婷的手推回去,“你直接就跟我说是什么结果吧。”

婷婷犹豫了,但还是用着微弱的声音说“我怀孕了。”

威浩没听到“你在说什么啊,这么小声说给蚊子听啊,真是的。”

“我怀孕了!!!!”婷婷突然大声说道,气氛顿时凝固了,只有微风擦过树叶发出的声音填补了他们的沉静。

“这个孩子不能留,必须打掉”威浩坚决的说。

“为什么,ta是我们的孩子啊”婷婷反驳道。

“那你有想过我们吗?我们的路还那么长,学业也还没读完,你就想把这孩子生出来堵住我们的路吗?”威浩大声呵斥道。

“我……”婷婷词穷了,威浩接着说“打掉ta吧,毕业后我们就结婚,我会好好爱护我们下一个孩子的。”威浩摸了摸婷婷的后脑勺。“好。”微弱回答,牵出了酸涩的哭腔。

晚上,婷婷跟着闺蜜一起出去买东西,一路上了婷婷无精打采的,闺蜜也不知是有意无意的,居然在这个时候没有注意到婷婷的情绪。

“唉!婷婷你快看,那个人不是威浩吗?”一闺蜜向婷婷喊道。

婷婷顺着她手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看几乎把婷婷一下子推入的万丈深渊,她看到,她看到,威浩居然跟别人在接吻!

“他在做什么啊!怎么可以这么对婷婷啊!”另一闺蜜义愤填膺说到。

婷婷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都是灰暗的,在鬼使神差的驱动下,婷婷走向了马路,她想问问威浩,为什么明明爱的是她,他却要在另一个女人的唇边留情,婷婷的脑海中一直在回响着这句话,以至于她听不到闺蜜在她身后惊恐的叫声,听不到身边噪声大响的鸣笛声。

“bong……”的一身闷响,婷婷飞了起来。

是车祸。

车祸没有留住婷婷肚子里的小生命,也没有留住婷婷的生命。后来全校都知道婷婷怀孕的事,威浩却极力向外界否认那个孩子是他的。

七天后,也正是婷婷的头七,但威浩却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而且正是周末,他泡酒吧泡的很晚才回家。当他躺下时,时针正好指向了3点。

威浩依稀感觉肚子上痒痒的,他不停的挠着自己的肚子,这时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为什么手会摸到头发,便张开了眼睛。

>>

一张被毁的支离破碎的脸出现在威浩的眼前,若不是那白色的眼珠子在眼眶外,这脸还能分辨的出脸么!!可是,这张破碎成这样的脸,正是婷婷的!!

婷婷的长发轻抚着威浩的肚子,她坐在威浩的身上,双手摸着威浩的肚子,威浩的喉咙里发不出任何声音,他想挣扎可身体却纹丝不动。

“我要你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鬼魅般的声音从婷婷身体里冒了出来,威浩觉得自己的脑子要炸开了。

婷婷停下了抚摸的动作,渐渐的……渐渐的……她用手撕开了威浩的肚子,威浩的额头冒出了汗水,他现在是死不了,但是痛觉还是有的,他很痛苦,可是张着的嘴巴无法发出他渴望的呼救声,绝望吞噬着他的双眼。

婷婷拿出了威浩的肠子,缓慢的动作就是在折磨着威浩,威浩抽动着身体却只能任由她拿出来,接下来,婷婷却挖开了自己的肚子,她挖到自己的子宫内,拿出自己的孩子,就像看一副艺术品一样的看着自己的孩子。

“孩子,爸爸不爱妈妈,不过没关系,妈妈会让爸爸爱你的……”婷婷柔声说到。

“你要好好爱他,他是我们的孩子啊~”婷婷说着就把孩子放入威浩的体内,然后再把威浩的肠子放回去……威浩渐渐的失去了所有意识。

次日……

“报告警官,死者由于惊吓过度而造成心脏骤停”医检人员汇报道。

“惊吓!是什么惊吓会让他死的时候脸扭曲成这样?”在场的警察陷入沉思中。

(完)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