胀套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胀套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都是2200万年薪惹得祸陆新之关注生意和生活luxinzhiblogtechwebcomcn

发布时间:2020-03-11 12:23:01 阅读: 来源:胀套厂家

都是2200万年薪惹得祸

陈久霖的年薪究竟有多少?(转载)

“我想通过这件事情告诉大家,中国的上市公司老总同样也可以跟洋人老板一样拿那么多的薪水。为什么洋人拿高薪大家没有意见,我是一个中国人就不能拿同样的薪水呢!这不是看低我们中国人吗?”

可靠消息证实,陈的名义工资是490万新元,作为国家驻外干部,实际收入远远低入这个数字。但是他为了上面这段话写的心情,承受了太多不必要的压力。说实话,如果不是媒体爆炒他年薪2200万,相信对他质疑指责的舆论会少得多。

--陆注

● 徐伏钢“打工皇帝”这个称号最早是我给陈久霖取的。陈久霖,自然就是已被停职调查的原中国航油总裁。《联合早报》在2003年6月1日刊载过我采写的专访文章,标题就是《来自中国的打工皇帝》。报道说:“根据公司协议,陈久霖上年的个人薪酬是为490万元,折合人民币为2350万元,这样高的薪酬水平,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海外的中资企业里,可能都是绝无仅有的。”文章发表以来,各地报章大肆转载。人们近来更是火上加油,在陈久霖的薪金问题上大做文章。有的质问“打工皇帝薪酬应由谁定”,有的声讨“垄断性国字号企业关乎公众利益,决不允许少数人将国家和公众利益单位化、个人化”,可谓义正词严。甚至网上有一篇文章,标题竟是《陈久霖害了李荣融》,将这把火直接烧到了这位国务院属下的国资委主任头上。既然这个话题最早是由我挑起来的,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读者作一个详细的交代。两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同陈久霖夫妇一同在莱佛士大酒店剧场观看演出。中场休息时,我偶然同他讲起新电信总裁李显扬回购公司股票的事情。他问我,李显扬一年拿多少钱。我说不清楚,应该有好几十万吧。“怎么可能才几十万!”他反驳说。“按照公司合约,去年我的税后薪金都有490万元。”我的喉头登时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我突然说不出话来。这倒不一定说我嫉妒他拿那么钱,而是在心里深处感叹,人与人的价值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啊!当初强调管理层资金透明他有一次在同我谈到自己的薪金时说:“其实,我是一个重事业胜过金钱的人,我从不贪恋生活享受。一日三餐,衣食无亏足矣。平时西装革履看似风光,那不过是为了我这个上市公司的门面而已。”他说自己对金钱并不十分看重,但对搞公司却有瘾。记得在一次饭局上,我当着他本人的面,就他的薪金问题请教过当时中国驻新加坡的全权大使张九桓。我说:“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陈久霖去年的年薪达到490万新元,折合成人民币2350万元。请问大使,在所有海外中资企业中,这算不算最高的?”张大使当时的表情有些不自在。他含含糊糊地应答说:“嗯,应该还没有听说过比这更高的吧……”事后陈久霖告诉我,那天他把张大使送到楼下,大使问他怎么会把自己的收入告诉记者。他解释说,他的公司是本地上市公司,管理层的收入都是透明的,薪金多少是必须在公司年报中加以披露的。2003年8月8日,中共中央《求是》杂志社总编辑王天玺到中国航油参观考察。我在专访他的时候,也趁机征询他对陈久霖2350万元人民币年薪的看法。王天玺听完我的提问,微笑着,把眼光从我的身上移开,平静地说:“我认为这是他的劳动所得,是合理的。”这话多少让我感到有些吃惊。作为一个中国****最高机关的理论喉舌和一位中共部长级高级领导干部,在这个敏感问题上他居然能保持如此坦荡的态度,说明如今的****,真的是脑筋被彻彻底底洗过了。不过,我心里始终还是有一种感觉,陈久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拿到那么多钱。毕竟,他不是私营公司老板,而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委派干部。我把自己的想法跟陈久霖讲过。他说:“你在文章里的说法是对的,根据公司协议,我去年的个人薪酬是为490万元。”“你是说,自己实际上没有拿到那么多?”我问他。他含含糊糊地回答我:“嗯,是,是啊。”尽管如此,我还是相信后来他因为这件事情承受了一定的压力。两个月之后,他主动提出重新修订公司同他之间的《服务协议》,要求调降自己的服务薪酬,并在董事会上获得通过,从当年1月起生效。新《服务协议》规定,陈久霖的年薪由三部分组成:基本工资48万元,3个月花红12万元,外加集团利润分成。由于公司在2003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中,已经为陈久霖的工资按原薪酬计划作了预留。根据新的修改方案,当年上半年他的工资已减少80万元。目前态势是哑巴吃黄连有一种说法是,陈久霖收入的利润提成部分大都拿回去给总公司发奖金去了。不过,他本人对此却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这事后来被炒得沸沸扬扬。有人说他太过张扬,有的人说他太过炫耀,有的说这事发生在国有企业领导人身上根本不可能。陈久霖却回应说:“问题并不在于我是不是真的拿了那么多钱。我想通过这件事情告诉大家,中国的上市公司老总同样也可以跟洋人老板一样拿那么多的薪水。为什么洋人拿高薪大家没有意见,我是一个中国人就不能拿同样的薪水呢!这不是看低我们中国人吗?”其实,陈久霖是否的确拿了那么多钱,老实说,至今真的仍然是一个谜。我猜想,他很有可能在私下同总公司签有另一份薪金协议,只是由于种种原因,不便把幕后的事情搬到台面上来。根据我对陈久霖的多年交往,我相信他有自己的理由这么做。他有他的难处。中国航油出事后,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SIAS)会长大卫杰乐曾在一次股东论坛上说:“既然你陈久霖为中国航油的亏损负责任,并以总裁的身份表示懊悔,我们能不能建议,你归还你那460万元薪金给因蒙亏而落难的小股东?”据说大卫杰乐的话音一落,立刻引起台下一阵热烈的掌声。陈久霖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不仅如此,现在可能不仅是陈久霖,看来就连中国航油集团总公司,甚至国务院国资委在面对众多的指责时,也只好装聋做哑,听之任之了。直到这次陈久霖出事后被中止职务的当晚,我还再一次把这个问题向他提出来,希望从他的嘴里最后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他却一把抓过我的手,嘴巴紧紧地嘟在一起,只是勉强地笑着,回应了我一句:“这件事情就不提了吧!”·作者是《联合早报》财经记者

陈久霖的年薪究竟有多少?(转载)

“我想通过这件事情告诉大家,中国的上市公司老总同样也可以跟洋人老板一样拿那么多的薪水。为什么洋人拿高薪大家没有意见,我是一个中国人就不能拿同样的薪水呢!这不是看低我们中国人吗?”

可靠消息证实,陈的名义工资是490万新元,作为国家驻外干部,实际收入远远低入这个数字。但是他为了上面这段话写的心情,承受了太多不必要的压力。说实话,如果不是媒体爆炒他年薪2200万,相信对他质疑指责的舆论会少得多。

--陆注

● 徐伏钢“打工皇帝”这个称号最早是我给陈久霖取的。陈久霖,自然就是已被停职调查的原中国航油总裁。《联合早报》在2003年6月1日刊载过我采写的专访文章,标题就是《来自中国的打工皇帝》。报道说:“根据公司协议,陈久霖上年的个人薪酬是为490万元,折合人民币为2350万元,这样高的薪酬水平,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海外的中资企业里,可能都是绝无仅有的。”文章发表以来,各地报章大肆转载。人们近来更是火上加油,在陈久霖的薪金问题上大做文章。有的质问“打工皇帝薪酬应由谁定”,有的声讨“垄断性国字号企业关乎公众利益,决不允许少数人将国家和公众利益单位化、个人化”,可谓义正词严。甚至网上有一篇文章,标题竟是《陈久霖害了李荣融》,将这把火直接烧到了这位国务院属下的国资委主任头上。既然这个话题最早是由我挑起来的,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读者作一个详细的交代。两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同陈久霖夫妇一同在莱佛士大酒店剧场观看演出。中场休息时,我偶然同他讲起新电信总裁李显扬回购公司股票的事情。他问我,李显扬一年拿多少钱。我说不清楚,应该有好几十万吧。“怎么可能才几十万!”他反驳说。“按照公司合约,去年我的税后薪金都有490万元。”我的喉头登时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我突然说不出话来。这倒不一定说我嫉妒他拿那么钱,而是在心里深处感叹,人与人的价值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啊!当初强调管理层资金透明他有一次在同我谈到自己的薪金时说:“其实,我是一个重事业胜过金钱的人,我从不贪恋生活享受。一日三餐,衣食无亏足矣。平时西装革履看似风光,那不过是为了我这个上市公司的门面而已。”他说自己对金钱并不十分看重,但对搞公司却有瘾。记得在一次饭局上,我当着他本人的面,就他的薪金问题请教过当时中国驻新加坡的全权大使张九桓。我说:“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陈久霖去年的年薪达到490万新元,折合成人民币2350万元。请问大使,在所有海外中资企业中,这算不算最高的?”张大使当时的表情有些不自在。他含含糊糊地应答说:“嗯,应该还没有听说过比这更高的吧……”事后陈久霖告诉我,那天他把张大使送到楼下,大使问他怎么会把自己的收入告诉记者。他解释说,他的公司是本地上市公司,管理层的收入都是透明的,薪金多少是必须在公司年报中加以披露的。2003年8月8日,中共中央《求是》杂志社总编辑王天玺到中国航油参观考察。我在专访他的时候,也趁机征询他对陈久霖2350万元人民币年薪的看法。王天玺听完我的提问,微笑着,把眼光从我的身上移开,平静地说:“我认为这是他的劳动所得,是合理的。”这话多少让我感到有些吃惊。作为一个中国****最高机关的理论喉舌和一位中共部长级高级领导干部,在这个敏感问题上他居然能保持如此坦荡的态度,说明如今的****,真的是脑筋被彻彻底底洗过了。不过,我心里始终还是有一种感觉,陈久霖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拿到那么多钱。毕竟,他不是私营公司老板,而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委派干部。我把自己的想法跟陈久霖讲过。他说:“你在文章里的说法是对的,根据公司协议,我去年的个人薪酬是为490万元。”“你是说,自己实际上没有拿到那么多?”我问他。他含含糊糊地回答我:“嗯,是,是啊。”尽管如此,我还是相信后来他因为这件事情承受了一定的压力。两个月之后,他主动提出重新修订公司同他之间的《服务协议》,要求调降自己的服务薪酬,并在董事会上获得通过,从当年1月起生效。新《服务协议》规定,陈久霖的年薪由三部分组成:基本工资48万元,3个月花红12万元,外加集团利润分成。由于公司在2003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中,已经为陈久霖的工资按原薪酬计划作了预留。根据新的修改方案,当年上半年他的工资已减少80万元。目前态势是哑巴吃黄连有一种说法是,陈久霖收入的利润提成部分大都拿回去给总公司发奖金去了。不过,他本人对此却从来没有公开承认过。这事后来被炒得沸沸扬扬。有人说他太过张扬,有的人说他太过炫耀,有的说这事发生在国有企业领导人身上根本不可能。陈久霖却回应说:“问题并不在于我是不是真的拿了那么多钱。我想通过这件事情告诉大家,中国的上市公司老总同样也可以跟洋人老板一样拿那么多的薪水。为什么洋人拿高薪大家没有意见,我是一个中国人就不能拿同样的薪水呢!这不是看低我们中国人吗?”其实,陈久霖是否的确拿了那么多钱,老实说,至今真的仍然是一个谜。我猜想,他很有可能在私下同总公司签有另一份薪金协议,只是由于种种原因,不便把幕后的事情搬到台面上来。根据我对陈久霖的多年交往,我相信他有自己的理由这么做。他有他的难处。中国航油出事后,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SIAS)会长大卫杰乐曾在一次股东论坛上说:“既然你陈久霖为中国航油的亏损负责任,并以总裁的身份表示懊悔,我们能不能建议,你归还你那460万元薪金给因蒙亏而落难的小股东?”据说大卫杰乐的话音一落,立刻引起台下一阵热烈的掌声。陈久霖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不仅如此,现在可能不仅是陈久霖,看来就连中国航油集团总公司,甚至国务院国资委在面对众多的指责时,也只好装聋做哑,听之任之了。直到这次陈久霖出事后被中止职务的当晚,我还再一次把这个问题向他提出来,希望从他的嘴里最后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他却一把抓过我的手,嘴巴紧紧地嘟在一起,只是勉强地笑着,回应了我一句:“这件事情就不提了吧!”·作者是《联合早报》财经记者

年利率怎么算

同比怎么算

贸易公司经营范围

变更财务负责人

相关阅读